盧金增 鄒檢國
   侵害人在看守所接受檢察機關的訊問
  山東省鄒城市“紅玫瑰”幫派組織,一年間發展成員350餘人,都為在校學生。2014年6月,骨幹成員何誠斌(化名)帶領3名“下屬”將一學生打傷,想通過虛報年齡而逃避處罰。12月10日,真相浮出於世。
  打架只為搶女友
  “紅玫瑰”幫派是鄒城市在校生創建的社團組織,設下屬部門“集英社”“執法堂”等,社團成員日常活動為打架、鬧事及搶奪學生錢財。該社團有自己的QQ群,群內經常出現該組織聚會的照片,以引起學生的點擊與圍觀。
  今年8月,鄒城市檢察院受理一起尋釁滋事案件。犯罪嫌疑人王某等3人在“執法堂”負責人何誠斌的帶領下,將在校學生張某毆打致傷。被害人張某因與何誠斌爭搶女朋友,引發感情糾紛。2014年6月3日11時,何誠斌伙同何某、王某、劉某到張某所在學校找到張某,將其帶至護駕山路進行毆打泄恨。後經法醫鑒定張某的肝左葉內側段挫傷並形成小血腫屬輕傷二級;胰腺頭部挫傷屬輕傷二級。由於案發時何誠斌戶籍信息上顯示的年齡為13歲,沒有達到刑事責任年齡,所以公安機關未將其提請逮捕。
  何誠斌在打傷自己孩子之後居然沒有被抓起來!這個消息讓張父覺得公安機關徇私舞弊,他便到檢察院要求追究有關人員的責任。
  骨齡鑒定太孤單
  檢察機關介入此案後發現何誠斌出生於2000年11月23日,案發時年僅13歲,公安機關不提請逮捕是合法的。但他的年齡卻使辦案檢察官有些疑惑:這個“紅玫瑰”組織幾乎都是技校學生,照常理來說已經上技校的學生幾乎都有16歲,況且何誠斌帶領的三個人中有兩個都年滿18歲,一個13歲的“領導”怎麼能讓年滿18歲的“下屬”臣服呢?如果他只有13歲,他怎能有如此大的號召力?
  13歲的“骨幹成員”讓辦案檢察官產生了懷疑,這可能不是他的真實年齡。推測終究是推測,案卷中沒有證據證實他已達到刑事責任年齡。
  辦案檢察官在審查批捕其他犯罪嫌疑人的同時,要求公安機關繼續偵查何誠斌的真實年齡,併列明瞭偵查方向:對何誠斌進行骨齡鑒定;對其鄰居或所在村村幹部進行詢問;調取鎮計劃生育辦公室其母親的孕情記錄;到其出生的醫院調查住院檔案、出生記錄。若查明何誠斌已年滿16周歲,就儘快提請批捕。
  兩個多月後,公安機關將何誠斌刑事拘留並提請逮捕。但辦案檢察官發現,案卷中關於年齡的證據就只有一份骨齡鑒定,鑒定顯示出何誠斌於2014年11月5日接受鑒定時的骨齡為17.8歲,且95%的可信區間年齡為16.8歲至18.8歲。但何誠斌毆打張某發生在5個月以前,當時的何誠斌是否有16周歲也無法證實。
  愛子心切說謊話
  事實究竟是什麼?為了履行好自己的職責,辦案人員與何誠斌的父母開始了溝通。他們轉換詢問方式,開始同何誠斌的父母聊起了家常。從他們夫婦二人相知相遇聊到他們結婚生子,其間不僅談感情回憶過去,辦案檢察官還將法律貫穿到親情之中,站在他們的立場對他們動之以情曉之以理。最終,何父承認他兒子的年齡的確不實。他說當年他們夫妻二人是未婚生育,所以孩子沒有及時上戶口,但他依舊堅稱兒子生於1998年11月23日,依舊未滿16周歲。
  其父親的說法與骨齡鑒定也不吻合,其父可能是為了保護自己的孩子而不願意說出實情。承辦檢察官不願意放棄這麼好的一個氛圍,決定乘勝追擊,繼續追問孩子的出生地是哪裡、當初孩子母親懷孕之後是誰照顧的及當年同村出生的孩子有哪些等問題,面對這幾個問題何父開始含糊其辭,有答不上來的,也有不願意回答的。
  辦案經驗豐富的檢察官們察覺到何誠斌的父親肯定有所隱瞞,並沒有完全說實話。這條路是走不通了,但他們並沒就此放棄,而是開始重新找突破口。
  真相藏於鄰市棗莊
  “桑村衛生院”!他出生的地方!但鄒城市沒有桑村鎮。此時,有個檢察官想起其母是棗莊人,這個衛生院會不會在棗莊?經查,桑村衛生院確屬棗莊市。這一信息被及時通報給偵查機關,偵查機關在桑村衛生院查到了一份1997年出生的男嬰檔案,所載信息中只有出生年份與何誠斌的不一致。
  偵查人員將這份出生證明放到何誠斌父母的面前,他們終於說出了真相。當年他們同居後便懷上了何誠斌,隨後在棗莊市待產,1997年11月23日生下何誠斌。孩子3歲時他們才辦理結婚手續,上戶口時將孩子年齡少報了。同時,偵查人員還走訪了其母所在村的村民,證實了何誠斌生於1997年年底。
  至此,何誠斌的骨齡鑒定意見書、證人證言、出生檔案等能相互印證,何誠斌在案發時已年滿16周歲。
  他雖已年滿16周歲,但依舊是未成年人,到案後認罪態度很好,檢察院最終還是對他作出了不批捕的決定,但仍然會追究其刑事責任。
  隨後,檢察院還深入學校進行了調研,針對該社團組織寫了一份專題報告,據此向各學校提出檢察建議,希望能為學生構建一個良好的學習氛圍。  (原標題:四方求索,揭開年齡真相)
創作者介紹

夢想

rcytx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