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收聽輕鬆調頻《飛魚秀》,今天是2014年8月11號,今天是星期一,大家~~~早!”每天早晨,《飛魚秀》主持人喻舟高亢嘹亮又富有爆發力的問早,令聽眾們紛紛表示,“中毒太深,無藥可解”。
  《飛魚秀》是中國國際廣播電臺輕鬆調頻8點到11點段的早間熱門節目“Easy Morning”的昵稱,因兩位主持人小飛和喻舟的名字組合而得名。今年8月2日是《飛魚秀》十周年的生日。一部關於《飛魚秀》十周年的紀錄片,也將於今年9月在能收聽到《飛魚秀》節目的7個城市進行院線公映。紀錄片以《飛魚秀》節目為線索,通過主持人和聽眾兩條主線來展現都市年輕人的生活狀態和成長軌跡。
  該片導演、來自清華大學清影工作室的孫虹自己也是《飛魚秀》的忠實聽眾。“這部紀錄片從2009年開始拍攝素材,持續5年的時間跟拍主持人和一些聽眾。”
  孫虹透露,電影里“處處都有小彩蛋”。《飛魚秀》的聽眾粉絲自稱“飛魚人”,通過節目共同分享快樂。一個“飛魚人”在網上記錄了小飛說的一個段子:“記得有一天,雨下得大呀。我開著車,把雨刷開到最大檔也看不到前面的路。忽然,看到旁邊來了輛敞篷車,滿車人半車水。於是我開窗跟他們說了句:兄弟,車不錯呀,挺貴的吧!說完,便開著我的小夏利一溜煙兒地跑了。”
  在接受筆者採訪時,喻舟說:“‘飛魚人’有兩條腿。一條腿在社會規矩的範圍里,另外一條腿嚮往自由快樂。這一部分人聚到了一起,形成了一個自己的圈子。”
  喻舟多次提到“平淡”這個詞。“大家以為你會感慨,十年了!其實應該很平淡地去看待這些事情,過了十年就好像過了一天一樣,因為沒有這種平淡的心境是做不了那麼久的。”喻舟覺得,一檔電臺節目,能拍成紀錄片,還能上院線,本身就是一件新鮮好玩的事情。她調侃道:“我和小飛是做廣播的,這次在這麼大的屏幕上露臉搞不好會是聽眾對我們十年喜愛的終結。”
  在5年中,主持人和聽眾一同成長。小飛喜歡彈吉他,發了專輯而且結了婚;喻舟愛畫畫,最近也出了漫畫書;80後的聽眾們從畢業到工作再到成家立業。
  33歲的英語教師丁先生已經有5年聽齡,作為“資深飛魚人”,他稱喜歡節目“不腦殘”的主持風格。25歲的白領李小姐也聽《飛魚秀》兩年多了,“早上聽了會有好心情”。有時候錯過了節目,她還會把網絡版下載到手機上補聽。知道紀錄片即將上映,她打算去電影院看。
  粉絲電影是這部紀錄片的另一個定位。清華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副教授雷建軍是該片指導老師。但他認為,該片不單純是一個粉絲電影。“粉絲電影是用自己積累的粉絲資源來進行的市場行為,而拍攝《飛魚秀》紀錄片的初衷,是通過主持人和聽眾的成長記錄,來展現一部年輕人的奮鬥史。”雷建軍將其定義為“中產階級口述史”。
  雷建軍認為,電影最適合放的地方還是電影院,因為和其他播放方式相比,影院的效果更好衝擊力更大。中國因為沒有形成藝術院線,導致紀錄片放映場次非常少,放映周期也非常短。在這種大環境下,紀錄片《飛魚秀》對票房沒有特別的追求。“能在電影院播,有觀眾去看就算成功。”雷建軍說,“紀錄片現在市場不是很好,但總需要有人去努力。”  (原標題:《飛魚秀》“問早”紀錄片市場)
創作者介紹

夢想

rcytx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